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7的文章

南女我們永遠以你為榮

圖片
文/葉小蘋,57級

母校是「百年老店」,驀然回首白衣黑裙的日子,往事一幕幕翻湧而出。回憶過往,不只是時光歲月的流逝,還有的是人、事、物的變動。54年考入女中(哇!我們相識已52年),當年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武林高手都群聚女中,要嶄露頭角何其不易啊!62年返母校教書(歷史科),成為成就孩子的老師,說我生於斯、長於斯,完全正確。青春歲月的流逝,美好的年代在記憶中依舊如此清晰,溫馨記憶封存在你我心中…,因為年輕沒有留白。

「先得我心者」──懷魏月里老師

圖片
文/郭素妙,72級


魏月里老師是我的哭穴。

民國七十三年春天,我在台大,收到魏老師的一封明信片,大意是她上台北榮總就醫,「順道」來台大逛逛,想看看是否可以巧遇兩位唸台大中文系的得意門生──張惠媛(筆名章緣)和我。當時只道是尋常,完全不知台大與榮總之間所謂的「順道」,是何等遙遠而辛苦的距離,何況是一位病人。


台灣女性的勇敢與智慧──劉秀華學姐

圖片
文/邵詩媛,75級(採訪整理)

劉秀華,生於1921年,是台南望族劉家劉瑞山先生的五女,楊基銓先生之妻,現年高齡96歲,為國際基金會董事長,終身關懷台灣民主運動與國際地位、為台灣發聲。


陽光學姐陳麗芬迎向百年南女

圖片
文/台南女中校友會

是什麼樣的使命感,可以讓人願意熱忱付出,接下了迎接台南女中百年校慶的校友會?為什麼第十七屆校友會理事長陳麗芬學姐,人稱「陽光阿姨」?確實,只要見過麗芬學姐,就會覺得她是一位真誠的人,正向、活力、積極、樂觀,真真實實是一位具有”陽光”特色的人!一位女性創業的成功企業家、一位熱忱奉獻社會的福慧女性、一位對母校充滿感念之情的校友,她,以熱忱代替壓力、深信真誠可以化解困難,麗芬學姊號召了各個世代的校友們,重返校園、擁抱母校,要讓南女這樣的精品品牌,再次發光發熱,薪火相傳、歷久彌新!

覷眼紅塵

圖片
文/鄭頻,56級

當我們面對紅塵試煉,誰是那有智慧的人呢?

高中時,我們的家政老師,其實也是我們的學姊。台南女中一直有這樣的傳統:讓傑出的校友回母校來擔任教職,帶領學妹們。那年,家政老師才剛從師大畢業,非常年輕,就來教我們的家政課,她實在大我們不了幾歲,比較像個「姐姐」哪!她也真的把我們當妹妹一般看待。


閃閃發亮的日子-天文社

圖片
文/杜佳珍

寒風中,我凝望著漆黑夜空,流星雨並未如同新聞預期般到來,但沉在心底深處的記憶,卻開始一點一滴綻放出火光。

跳下單車,踏進校門,新制服、新書包,新開展的校園生活。下課時間,鄰座——高中生涯認識的第一位新同學問我,想參加哪個社團?要不要一起參加她學姐的社團?名稱聽起來像是個有趣的地方,我沒多想就答應了,加入當年還未滿周歲的——天文社。

給學妹們的一封信:風中的藺草香-農村就是我的夢想舞台

圖片
文/廖怡雅,96級

親愛的學妹們:

這是我的人生故事,與你們分享我的夢想舞台。

經濟活動是台灣農村繁盛和興衰的重要影響因素。苗栗縣苑裡鎮的藺草手編產業,在日據時代曾經是苑裡及其鄰近地區主要的經濟來源,幾乎家家戶戶皆從事相關的工作。藺編工藝緊密地結合了當地居民生活和地方產業,長久以來支持著地方的繁榮發展。約至民國六十年代,工業開始發達,藺編藝品的銷售通路銳減,藺草產業也隨之逐漸沒落。而多數具藺編技藝的婦女們,也紛紛至工廠當女工或從事其他工作,藺編工藝技術也因此無人得以傳承。


記憶裡的身影

圖片
文/鄭頻,56級

那些年,我是府城的小女生。

高一時的音樂老師是我們的班導。個兒很嬌小,穿著美麗的旗袍和高跟鞋。說話的聲音小小的,略為低沉,也許曾經受過日本教育,很優雅的一個人。點名時,總是省略了我們的姓,直接喚名,如:淑華、夙惠、芸若、百珍……另有一種甜膩和親切。
我們每天都要清掃教室還有校園裡分配的區域,不管我們怎麼的認真賣力,卻總是和錦旗絕緣,其實,我們也不那麼在意。高中的生活有趣哪,彼此要交換長篇小說來讀,還有趕看電影、買唱片、給自己喜歡的電影明星寫信,中外都有。呵呵,我們也很忙呢,功課當然也不能忽略囉。

青春的窗口

圖片
文/鄭頻,56級(筆名琹涵)

到底是什麼時候,青春竟已從我們的生命中悄悄走開?

過年時,我打了個電話給多年不見的老同學拜年。她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給我聽。有一天,她臨時起意,跟著插花老師一同去參加婚宴,後來新娘子陪著媽媽過來敬酒。有過簡單的介紹,我的老同學在母校台南女中教書,引起了新娘子媽媽的注意,追問姓名,發現竟是當年的同窗。而我的老同學毫無印象,當她把對方的名字告訴我時,我一樣瞠目結舌。


子曰‧安平

圖片
作者:唐秋敏/66級

省南女畢業四十年,我在麻豆上班,媽媽住在市區運河旁的妹妹家。偶而早點離開醫院要去探親,喜歡繞遠路走台江大道,經過四草大橋,把車停在鐵銹色的〝安平〞二字旁,穿過防風林,在沙灘上等著夕陽沉入海平線。讀高中時這一帶叫作〝小美軍俱樂部〞,是每年學校行軍路線的終點。不遠處億載金城的護城河,是當年和同學翹課單車之旅的地界,湊足零用錢,租艘小船,就可以打發一個寧靜又無聊的夏日午後。


青春正如花

圖片
文/鄭頻,56級

青春正如花,我在台南。
那年,我剛考上台南女中。由於家住麻豆南勢里的總爺糖廠,也可以通勤上學。一大早就得趕搭小火車,再換縱貫線的大火車,然後再步行二十多分鐘到校。只是往返費時,爸媽捨不得。於是,我和老同學一起在台南租屋,當起寄宿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