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7的文章

我的南女時光

圖片
文/張寶琴,72級

穿上白衣黑裙,成為南女的一員,純屬意外。因為原本打算就讀南師,報到時得知必須住校,內向的我立刻打退堂鼓。高中是我求學歷程中最快樂的階段,好友互相切磋外,老師的器重與鼓勵,使我更加開朗自信,人際關係和課業表現都大幅進步。

高一的英數有如震撼教育般,讓人措手不及,第一次段考便有很多人不及格。數學一直是我的罩門,深怕學期成績不及格。寒假時天天守著家門口等候郵差,直到成績揭曉,60分低空飛過,當下欣喜若狂,一掃連日來的忐忑不安。感謝老師大發慈悲,給了我同情分數,讓我重拾學習數學的信心,儘管成績不佳卻始終不放棄。

國文老師融合傳統與現代,詳述作者生平與寫作動機,深入探究文義旨趣,讓學生感知其情懷與抱負,在潛移默化中得到薰陶,進而找到生命的意義與價值,這也是我日後成為國文老師的重要因緣。英文老師精研佛學義理,上課時屢次分享體悟的心得,連補充教材都和佛學相關,令人印象深刻。博學多聞的歷史和地理老師,為我開啟宏觀的視野,使我深深愛上史地,念再多遍也不厭倦。聯考時我的史地為全班最高分,讓我相當自豪。

南女的藝能科上得很紮實,為學生奠定美學的基本素養。家政課學做燒賣、春捲、蛋糕…等,留下美食DIY的初體驗。記得某次上烹飪課時,因為接下來的音樂課要考樂理,大家提議一邊烹飪一邊複習樂曲。每聽到一小段旋律,大家便搶答曲名作者國籍和主奏的樂器,氣氛high到極點。美術老師讓我們嘗試各類素材的創作,啟發我對繪畫的興趣,退休後浸淫書畫中,不亦樂乎!

南女運動風氣鼎盛,偏偏我是個運動白癡,體育課時總是戰戰兢兢。新生報到後,聽說游泳及格是南女的畢業條件之一,不諳水性的我便即刻報名暑期游泳班。怎知一下水就身體僵硬,悶氣不久就嗆水下沉。到正式游泳課時,我依舊沒學好。多虧老師通融,只要下水游出去就及格,終於免除我的心頭大患。上體育課時,我因為過於緊張,動作不確實,遭到老師責罰,深感委屈,納悶體育課有必要這麼嚴格嗎?

朝會時練習行進,身穿卡其服和窄裙,頭戴像護士的帽子,抬頭挺胸,手微握前後擺盪,腳踩木蘭步,展現巾幗英姿。軍歌比賽要自編動作與隊形,和運動會的班舞都是全班總動員的大型比賽,各班無不卯足勁爭取榮譽。排球比賽是南女最熱中的競賽,為了讓更多人參與,改成九人制,三場比賽人員不可重複。為了爭取佳績,同學們放學後自願留校練習,還得事先佔場地。放學後的校園,依舊活力充沛,鬥志高昂。儘管班級過半數參加…

把愛還諸天地

圖片
文/褚秋華,73級 

省南女是我青春年華的黃金期,學校愛的教育多於嚴格教育。除了讀書、考試、打排球是必要重點,我對美術課、畫海報、編校刊、書法作文課等際遇,猶如記憶裏一盞真純有愛的心光。

緣起不滅,南女萬歲——記文創紀念品的誕生

圖片
整理/方芝蓁,74級
緣起紅樓  2016年秋,南女畢業50周年的學姐們返回母校,再敍同窗情誼。其中畫家吳素蓮繪贈母校一幅「南女紅樓」油畫作品,回饋紀念。另外管家(管理企業家族)蔡璧玉以文創巧思將「南女紅樓」畫作結合提袋構想製作成〝紅樓包〞,做為活動紀念袋,歡喜回味當年美好青春歲月。

牆內牆外

圖片
文/山人幸琪,75級

記得那天晚上很晚才抵達台南新家;翌晨母親就帶著我們三個小孩去師專附小報到。去學校的路上的右手邊是座很高的牆(對才六歲的我牆都是很高的);記憶中牆上還偶爾有植物長出來。走著走著看到一個大鎖鎖著的綠色大鐵門,然後接著又是一路很高的牆。這是對南女的第一個記憶:很高的牆和上鎖的綠鐵門。

擎校旗、扛桌椅搬入一高女——黃濬校長的勇氣與堅毅

圖片
文/詹伯望


台灣光復後台南女中的首任校長黃濬,任期很短,但她卻做了一件對學校未來發展影響至為深遠的大事,就是將校舍從原本的南寧街的二高女搬遷到大埔街的一高女。

南女給我的不平凡的十七歲

圖片
文/洪翊芳,106級

我在2014年夏天考上台南女中,也是十二年國教上路的第一屆學生,在執筆寫字的現在,我正坐在台南女中高三的教室,離熱食部最近的那一棟,也離畢業剩下不到五十天。

南女中對我生命價值觀的影響-- 記朱毅蘭教官、王素玉老師、高喜香老師、賀斌老師

圖片
文/陳嫦芬,65級

我一直很幸運。從成長、求知、職涯發展,到目前生活,都有師長指引、示範我的精進,有如明燈。有人問我如何持續樂觀心性、或保持學習動力泉源,我總是回答,對我生命價值觀最深遠的影響,就是在國立台南女中求學的過程。

異國求學的勇氣 來自南女師長的愛與鼓勵

圖片
文/許澄璞,95級

親愛的學妹們:

因為爸媽留學德國,而我在德國出生,所以去德國唸書就是我從小堅定的志向,爸媽也積極鼓勵我去實現。

記一位身影遙遠又堅定的學姐──莊無嫌

圖片
文/楊淑芬,67級


《日本第一位女性文學博士、國立大學女教授》

自然組?社會組?我的人生初選擇

圖片
文/莊雅萌,68級

選自然組還是社會組算是高中時期的人生大事,當年頗為徬徨,拿不定主意,好像也沒有特別去找老師討論;同學之間也無法給予中肯建議;家中父母只要我認真讀書,其他皆尊重;兄弟姊妹年齡相若,就是各自努力讀書,後來我家四個兄弟姊妹還分別選了甲、乙、丙、丁四組就讀,四個領域頗有差異。

烽火下的堅強--空襲下的高女生涯

圖片
文/楊淑芬,67級

太平洋戰爭後期,日本節節退敗,美國為了快速壓制日本,在日本殖民地也展開攻擊,台灣雖然不像琉球成為直接厮殺戰場,但是美軍全面轟炸,從台灣頭炸到台灣尾,哀鴻遍地,死傷滿城。

排球瘋 瘋排球

圖片
文/周宜錦,83級

我不算運動神經很好的人,短跑不快、長跑不行、籃球投不準、桌球打不到,可是排球,啊......該怎麼說呢,打排球對南女人來說不只是一項運動,更多的是對年少的追憶,對青春的致敬吧!

我的三年走跳高中生活

圖片
文/嚴文君,75級

我常常覺得自己在台南女中的三年彷彿在唸體育系。

關於樹、語言與詩

圖片
文/楊美紅

高中的回憶,我記得的是一些瑣碎卻感覺美好的時刻。

逆境

圖片
文/郭素妙,72級


自小家貧,但在父母呵護之下,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百年揚綠的生命--校園植栽紀實

圖片
文/張瑞玲、徐郁富、郭乃文、陳一鳴

當我們提到台南市的市花時,馬上的反應是鳳凰花。殊不知在清領時期,臺南城代表的植物為刺桐。

講不完的南女故事

圖片
文/林威震,89級

身為台南女中少數的男校友,每當回憶起三年的女校時光,回憶仍歷歷在目。

我在2000年畢業,當時的校長是林明美校長,我的親姑姑也是南女人,也與林校長同姓名與同屆,因此看到林校長時都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在南女的這三年,因為身為班上的唯二男生,總試著理解女生的想法,當然在生活中常發生不同的趣事。譬如進入男廁所時得特別注意裡面是否有女生,當然女生身體不舒服又想吃福利社的東西時,男生這時就得出動買食物了,或許是這層特殊情誼,也讓畢業後的南女男生們,學會了要如何更尊重女性,也了解女生為什麼有時特別需要被照顧。小時候學校的生活中,除了一般的課程,我們也上了護理與家政,記得了第一次與女生一起作飯時的小青澀,也依稀記得護理課曾娟枝老師,氣定神閒地與全班講述女生的生理結構,我們男生早就臉紅而害臊不已。

身為男生且穿著繡有「省南女」的校服時,常引來的許多趣事,記得在課後補習時,身邊的友校男生同學雖不認識也從不跟我聊天,直到忍不住問我:「能不能請你不要再男扮女裝了?」, 我才恍然大悟而趕緊解釋自己的「特殊身分」,那位男生才不害羞地跟我聊天,後來成為好友。 還有次在台北松山機場搭國內線飛機購學生票,出示台南女中學生証時,那位地勤看了很久後請了警察來,警察第一句就問 :「這位同學, 你做假證件的技術也太差了, 還用女校學生証」, 我哭笑不得地解釋很久,最後終於拿到了登機證。
畢業十多年,仍然很感謝當時音樂班的優良環境,讓我們畢業後能繼續發光,也要特別感謝陳銘真主任與洪茂雄老師,陳銘真是我們當時的班導師,陳老師對男學生總是特別關照,陳老師是虔誠的基督徒,因此愛的教育深深影響我,也記得洪茂雄老師男子漢的性格,在我高一時,帶著全體音樂班師生,一起攀爬高聳的墾丁大尖山並攻頂,往後的日子裡回想這段,真的能體會人生中沒有任何事是無法克服的!

台南女中引領了一世紀的風華,校歌中的「公誠勤、真善美、道德高、知識富」的優良校風傳統由各位學姐傳承給我們,我們也接棒給未來的學妹與學弟,在此再次祝福國立台南女子高級中學校運昌隆, 也祝福所有南女人一切順利,在各自的領域中證明自己的價值,並一起身為南女人為傲。

欣逢母校即將度過百歲生日,,在此祝福母校國立台南女子高級中學百年生日快樂!!















首圖說明:音樂班三十周年演奏會資料照片                                   …

奶香與蛋蜜的青春歲月─南女家事課回憶

圖片
文/楊淑芬,67級

派給我這個題目「南女家事課回憶」,實在是天大錯誤,我一定要老實承認,一輩子僅有的縫紉機經驗就是高一家事課,一輩子僅有的作品就是那條純白滾著荷葉邊的圍裙,但是台南女中的女兒從不怕任務,這個家事課訪談,我再度沈浸回到有著午後陽光斜照,和縫紉機奮力作戰,曾經望著一顆顆浮起來迸裂的開口笑,神奇又莫名傻笑的青春歲月。

「津輕三味線」的勇敢追尋與實踐

圖片
文/曹凱婷,98級
採訪/黃曉柔、曹凱婷


纖細白皙的吳昭瑩,演奏起津輕三味線時,震耳的敲擊、弦音、呼喝,難以想像那樣的樂音竟出自她手中。

春風化雨、與南女同壽的劉大澄老師

圖片
文/詹伯望

台南女中歡慶百齡,同樣的,光復後來校擔任教師兼教務主任的劉大澄老師,也壽登期頣,堪稱南女雙喜的佳話。事實上,當年他之所以會來台灣,也有不少故事,可說緣分早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