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7的文章

百年南女(16)——本省人、外省人與灣生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區隔你我,人類總有相應詞彙。「本省人」與「外省人」,是中國本地人的自稱與外地人的他稱,在台灣也如此使用。1949年12月國民政府核發的身分證上,標示「外省」,目的是避免共產滲透,如果沒有標示,就會被迫服兵役。1990年為了族群融合,廢除身分證上的籍貫欄,改為出生地;2006年連出生地也取消。日本統治時代,稱呼台灣人為本島人,他們是內地人,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回到內地則稱為「灣生」。巧的是,國府時期遷台的外省人,也被稱為「內地人」,與「台灣人」一詞相對應。

百年南女(15)——時代女青年的升學路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第二期校刊離第一期不到半年,1948年的青年節出刊(3月29日,當時是紀念黃花崗之役,放假一天),俞曙方校長的前言為〈青年節與女青年〉,她說:「所以女青年們時而以新思想的鼓勵生氣蓬勃,時而又因舊觀念的氛繞興趣消沉,…今日台灣女青年的感覺,正是我本人二十餘年前所深嘗過的滋味。」期勉不要再遲疑,時空都不容許。她勉勵:「澈底了解自己,有自信才有勇氣。」,而「健美力群」正是她任內第一屆運動會的口號。

熱愛物理、始於南女──喬玲麗

圖片
文/王咏馨,77級

享譽國際的理論物理和數學物理敎授喬玲麗,是 1957 年從台南女中畢業的校友。1949 年,當時年僅十歲的她跟著父母為了逃離戰亂,從上海來到台灣。「回想起來,我反而成了這段動盪歷史中的受惠者。當年台南女中给了我們非常好的敎育, 不僅有扎實的科學文學課程,還有體育, 音樂, 家政, 等等。 而且是在那麽美好的校園。 很幸運地,超好的物理老師李潤村,啟發了我對物理的興趣。我到現在都記得我當年剛學會向心力的興奮!」

1951 - 1957 年就讀台南女中期間,她在岡山和台南兩地之間通車六年,在台南火車站進出過無數次。 當年,文武全才又熱愛運動的喬教授被校方推薦參加台南第一次女子長途自行車比賽,得了冠軍,比賽的終點站就是台南火車站。報紙上大幅刊登她站在火車站前的照片。這次得獎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當體育老師黃湘要她參加比賽時,她甚至還沒有腳踏車,全賴歷史老師張𣿰借給她一輛英製的腳踏車。那次比賽她獲得了一軩日製的腳踏車,後來成了她和她家人好長的一段時間的交通工具。


1957年,南女髙中畢業共一百零九人,在美好的校園前留照,盛為壯觀。(參照)喬教授是班上唯一獲得保送上台灣大學的學生。班上同學王秀麗是那年聯考乙組的榜首,不幸她已經過世。當年台大所有理工學院的新生都得修一樣的課,在一年級的學生成績排名中,她排在第一位,獲得台大的書卷獎學金。學校用大字報公布的書卷獎榜單,喬教授的名字領頭,這成功打破了「北部中學生比南部學生強」和「理工女比不上」男生的刻版印象。


台大物理系的四年,喬教授一頭栽進物理的研究領域,樂此不疲。1961年台大畢業後,她旋即進入美國加州大學在柏克萊校區 (柏克萊加大 或UC Berkeley) 物理系就讀。研一時喬教授得到IBM獎學金,這時是她在美國求學生涯的關鍵時刻,這獎金使研一的喬教授可以住在柏克萊校區内的國際學舎,心無旁騖地進行學習,並順利調適從台灣到柏克萊的種種生活改變。

「柏克萊加大的物理系正是世界首屈一指」,喬教授回憶道。1960年代,她在柏克萊攻讀博士學位那幾年,也正是濫觴於柏克萊校園而後擴及全美言論自由運動 (Free Speech Movement) 最沸騰活躍的時候。在整個運動發展最關鍵的1964年,喬教授在校園中敏銳觀察其發展。這無畏權威,爭取言論自由的氛圍開擴了喬教授眼界和加强了她獨立思考的精神。在柏克萊她每科都拿…

荊棘玫瑰的舞動靈魂──蔡瑞月

圖片
文/林秀珍、曾莉雯,106級、鄭韶昀,106級
在心中的舞蹈火種,漂泊,深根。

綻放之外,看見的是堅定與勇氣。

「箭」證人生、「矢」命必達

圖片
文/方芝蓁,74級

現代射箭(或稱西式射箭)是以目前奧運賽反曲弓項目稱之(本文簡稱射箭)。省南女時期,最早參與射箭運動的當屬40年代畢業的校友翁吳金淑與葉文鶴(台南女中化學老師退休)。第二屆傑出校友盧孳艷(62級)曾說:在南女只有讀書、讀書、讀書的慘淡歲月裡,印象最深刻的老師,就是綁著長長馬尾、上課非常認真嚴謹的化學老師,在課堂上分享她射箭運動的喜悅與參賽的成績表現。這算是60年代全台南市社會人士參與射箭運動的元老。


1983年石琬珠女士來省南女擔任校長,石校長具備健康開朗熱愛運動的個性,在體衛組長賀斌老師的推薦下,創設了全台第一個高中「射箭社團」。當時已有幾所高級職業學校以體育班方式進行專長訓練的射箭隊。而省南女開辦的是「學生社團」屬業餘娛樂性質,在純女子學校裡,甚至是在純升學導向的高級中學裡,堪稱是難能可貴的學生運動社團(半年後正式成立


射箭隊)。2016年12月拜訪92歲的石校長時,她曾提到當時之所以成立射箭隊的想法:「射箭隊是我來省南女第一個成立的校隊,為什麼要成立射箭隊,因為我認為射箭運動可以訓練專注力、穩定性、不像籃球那樣激烈的運動就可達到運動效果,又需要配合智力才能有良好的運動成績表現,所以很適合我們學校來推展…」

當時第一屆社團學生有高二的郭乃華、高一的張馨文、李錦芬、黃芬華、方慈惠、鄭紫雲等共六位。剛開始練習射10公尺是在1983年剛落成的中正堂(現在的學生活動中心)樓下室內空間(現今的管樂團社部),之後延長距離在停車區練習,至今中正堂下的樓梯階背面也仍有著射壞了箭脫靶時的印記(箭孔痕跡)。也就是說現在的「學生活動中心」,第一個使用的學生社團就是射箭社。
據方慈惠回憶,剛開始練射遠距離,為了不讓箭射壞(撞牆),就得到射箭場練習。當時借了教練的弓,因還沒能力下弓鬆弦/張弓上弦,所以就將兩把弓,左右套過脖子各揹掛在肩膀上,騎著單車從學校到台南運動公園裡的射箭場練習(興建於1977年是全國第一座專用射箭場,為1978年台南市主辦區運會而建。該址已於2005年變更為網球場)。在往返射箭場與學校的路上,會經過香噴噴的「台南麵包廠」,練習後大家來一杯紅茶加一塊波蘿麵包是當時的「小確幸」。 

話說1983年11月,社團指導吳鐘盛教練開車載著幾個小女生,到左營國家訓練中心,觀摩師母吳楊淑純與其他選手的比賽(當時射箭運動才剛被總統蔣經國先…

「南女青年」七十載

圖片
文/邵詩媛,75級

去年生日,女兒從學校回來,手背藏了東西躡手躡腳地走來…,「媽媽,閉上眼睛,送妳個生日禮物!」

金髮女孩在南女

圖片
文/陳宣穎、邱芳薇,106級
採訪/陳宣穎、邱芳薇、謝沂珍,106級

這一學年,我們迎來四位來自異國的女孩們:

百年南女(14)——校刊裡的俞曙方校長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1947年12月29日的第一期校慶特刊《台南女中》是光復後選擇的開學日,不是日本時代的5月。更值得關注的是當時校刊不見提及228事件,(註一)猜測是肅殺的氛圍吧!俞校長在此特刊的「校慶感言」中透露她對女中學生的期許。

百年南女(13)——二二八事件時的台南女中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俞曙方校長到任時間特別標示了1947年2月18日,也就是她上任不到10天,2月27日從台北天馬茶房前開始,28日占領台北的廣播電台(今台北市228紀念館),擴及全省的「二二八事件」(1947.2.27-5.16)爆發。

百年南女(12)——百廢待興,夙夜匪懈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從1945年8月15日到1946年1月18日(可能到任必須延到2月),學校裡5個月沒有校長,由誰負責運作?1945年在二高女讀高三的郭雲娥說:「昭和20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經過收音機播送,聽到天皇的聲音,頓時無法接受。教育對我們的影響甚深,從小接受的『神國日本』、『現人神天皇』怎麼會戰敗?

百年南女(11)—— 同船渡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第一、第二高女的同船渡
1945年國民政府特派留日的陳儀行政長官到台灣接收,帶來一批新的執政團隊。負責到基隆港迎接的學生們,對祖國初印象有些失望,「如難民般的隊伍,草鞋、鍋碗瓢盆在身上,沒有笑容,沒有揮手。」在日本統治下受教的人們並不知道所謂抗戰「勝利」的意涵,是8年的苦戰和慘烈;再者到東方小島駐防,是另一種遠離家園,如何能有笑容?

百年南女(10)—— 終戰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1945年以後,美國的跳島戰術奏效,登陸菲律賓、佔領硫磺島和沖繩島,台灣的空襲惡夢也從此開始。1945年6月「戰時教育令施行規則」,徹底動員學生,學校教育幾乎停擺,學生無不被徵召從事各種「愛國」行動,一直持續到日本戰敗投降為止。

百年南女(9)——戰時,上什麼課?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以1943年一高女畢業的藤田絢學業成績單為重製藍本,見1940年以後戰時體制下的女子中學課程大略:

解讀上表可知,修身、家事、裁縫和體操等課還分 2 類,如修身的理論和禮儀實務、體操則分遊戲和體操,這些課程的分量不輕。另外還有一張體能的成績單,除了身高、體重和胸圍等資料,還特別強調水泳和競技檢查的級數、遠足和強行軍是否參加、課外運動的種類是海上還是陸上和是否為選手等資料登錄,可見極為重視體能。成績單最右欄還有畢業後的追蹤,關注的不是本人的職業,而是丈夫的,符合日本對女子教育的要求,培養家庭的賢妻良母,一如斯巴達式「母健兒肥」的概念。四學年學完,就有高等女學校的畢業證書;第五年的補習科則是個人選擇,做為繼續升大學或師範的管道,女校學生選擇進入師範學院者多。光復後,這些中學生或師範生,經過短期國語正音班的訓練,不少人繼續成為老師;多年後,還需要進入師專補修教育學分。但日籍學生回到日本,是否也能如此?值得追蹤。英語課高三、高四沒有成績,是否為1941年準備與美國開戰而停止課程?還是本來就沒有?高三、高四的第三學期都沒有成績,不知是課程停止?還是該生休學?根據多人回憶,戰事吃緊時,服務軍需或躲避空襲,使得學業幾乎中斷。



學生課業受到影響,從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就已經陸續出現,日本政府將婦女納入動員的範疇,提出「家庭是戰場,戰勝從家庭」的口號,組織「愛國婦人會」和「國防婦人會」。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戰事更吃緊,次年在東京合併為「大日本婦人會」,臺灣本部也成立。台灣早在1936年已經開始皇民化政策,此時愛國婦人會出現大量分會,官員們的妻子是當然成員,邀請士紳家眷參與並捐款,登高一呼,要求民眾一起響應社會運動或國家動員。校園裡的學子也充分動員,1942 年實施臺灣「志願兵」制度,成立「學生奉公隊」;1944 年11 月頒行「學生勤勞令施行規則」,執行「國民勤勞體制」,動員14到26歲的未婚女性,獎勵女性勞力代替男性,代替的勞務包括農業、礦業、輕金屬工業和重化學工業等,南一女和南二女學生都不能倖免。

戰時體制工作,多是軍需提供,學子回憶曾去桶盤淺種番薯、幫士兵補襪子和洗衣服、編網提供士兵偽裝、縫給戰士千人針、包紮傷患的護理等。在看護婦(護士)供應不足的情況下,殖民政府也開始招募以高等女學校畢業為主的台籍女性,實施包紮、傳染病知識等短期護理訓練,及日…

百年南女(8)——一高女時期的校友與教師

圖片
文/單兆榮,63級

1938年畢業的劉秀華在回憶影片中特別提到在一高女教授日本史的國分直一(1908-2005)老師。國分任教時,她是學生;後來進入母校教書,兩人曾為同事1年。國分直一是著名的人類學者,為台大留下資源豐富的「土俗人種研究室」(註一)。出生後5個月,隨父母定居高雄,1922年考入台南一中,5年後進入日本子弟就讀的「台灣總督府台北高等學校」(今師大),另一位人類學者鹿野忠雄是高他一屆的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