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恆相悅─蕭敏雄老師和高喜香老師


文/陳雙喜,58級、楊淑芬,67級

「用心日日即佳節,愛火持溫不慮減,花馥糕甜能幾時,怎及相看恆相悅」,2017年情人節,78歲的蕭敏雄老師傳了這首情詩給結縭超過50年的愛妻高喜香老師,兩位老師恩愛逾恆,每逢佳節必以情詩傳愛。他們在台南女中任教超過30年,在校園中即使沒有上過他們的課,也一定看過兩人在黃昏校園裡攜手漫步,他們不僅是台南女中令人想念的老師,「相看恆相悅」的鶼鰈情深,也是學生們恆久典範,是台南女中最美一則愛情故事。

兩位老師退休後,和小女兒小嬿互相照顧,遷居到淡水,日日面對淡水河和觀音山,唸書寫詩,悠閒愜意;蕭老師滿腹詩情,至今創作不輟,不管兩人攜手散步, 或是出門旅遊,靈感來時,平仄詩句自然從心裡湧現,他自管發抒詩情,只見貼心的高老師從包包裡拿出備好的紙筆,一首詩就這麼誕生了,在路邊在樹下,在風中,完成了;有詩為證「觀我眼神知我思,預知稍待即成詩;卿卿以外無知己,紙筆隨身備用時」。

不管多遠的路途,蕭老師和高老師永遠攜手同行    

蕭老師從年少學詩寫詩,五絕七律長賦都極為嫻熟,他的啟蒙老師是前輩女詩人,「芸香吟社」的石中英,在台大唸書時也曾隨詩詞大師葉嘉瑩學詩,他早期詩曾蒙兩位前輩修改,對寫詩的人來說是極為珍貴的機緣。目前有「蕉窗聽雨齋吟詠自珍錄」、「蕉窗聽雨齋退休後吟詠擇錄」兩本詩集。

趁著兩位老師四月中回台南喝喜酒,和58級陳雙喜學姐約好一起聯訪,拍照聊天,回憶無盡。中午學姐帶我們吃中飯,在等學姐載人的時候,我左手握著蕭老師,右手牽著高老師,緩緩走過馬路,啊,我的人生何其有幸,能有這一刻兩手同時握著兩位最愛的老師,心下激動不已,那一刻手心的溫度,至今仍溫暖著。

蕭敏雄老師和高喜香老師都是台南人,高老師出身望族,是本土基督徒的第一世家高長家族後人,兩人相識於旗山農校,1963年不約而同在旗山農校教書;一人教英文一人教家事,當時有6位年齡相近的年輕人一起在學校,6人都熱好音樂,組了一個合唱團,黃昏下課之餘,在水邊蕉林引吭高歌,團體雖小但各個聲部都有,也結下不解之緣。

相差3歲的蕭敏雄老師和高喜香老師,一生情緣也在此種下,這位台大外文系畢業,滿腹詩情的青年,時以賦詩打動了溫柔女子,高老師的優雅早就吸引蕭老師,她的歌聲就是蕭老師的天籟,在情詩和樂音相伴中,兩人情緣深種。旗山農校任教兩年後,家族召喚,回到台南舉行婚禮;婚後,蕭老師先到台南女中任教,過了兩年,學校家事老師尤崇綱退休,學期中急著找人上課,高喜香老師完全沒有面試、試教,憑著蕭老師的信用,聘書就直接發下來,沒有緩衝時間立即上陣教書。

從此兩人幾乎以校為家,就住在學校宿舍,在此生活、教學、育女,直到1998年高老師先退休,她在台南女中教了30年,蕭老師更長,共教了33年。

蕭老師在校時間比較久,但是論學生數,則比不上高老師,兼任行政職務後,蕭老師的英文課每個學年只帶1或2班,但是高老師的家事課卻要帶7個班以上,從58級到87級的學生幾乎都上過高老師的課,蕭老師能歌能詩,風趣幽默,出口成章,高老師溫柔體貼,是那個時代每個女生的女性形象,是我們早期學姐心中的大姐姐,是晚期學妹的校園媽媽,兩人都是學生難忘的老師。

雙喜學姐是蕭老師進到台南女中最早期學生,相差大約10歲,蕭老師對她來說是大哥哥,蕭老師對這位活潑古靈精怪的學生也印象深刻,兩人一見面毫無忌憚打開話匣子,那個時代以姓編班,高一陳家班編在7班,她說當年蕭老師年輕英俊,同學們最喜歡聽他在台大就讀時的「羅馬史」,及講授有關古典音樂的知識,欣賞、創作意境,每位音樂家的一生,傑作、偉大之處,蕭老師音樂常識豐富,幾乎是學生古典音樂啟蒙老師,讓她們除了學英文之外,多了不少額外的見識,當時班上同學,大家一起到過蕭老師的家,只為了欣賞古典音樂,他黑膠唱片收藏之多,讓她們驚訝,蕭老師老家「蕪園」古色古香,又有花園盆栽,至今令她難忘。

蕭敏雄老師、高喜香老師和陳雙喜學姐快樂合影   

雙喜學姐說,這些都是英文課的「點綴」,由此大家瘋狂愛上英文課,並且和蕭老師打成一片,而這些黃毛Y頭常在課堂中戲弄老師,增加課堂中的樂趣;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壁虎嚇老師」,蕭老師有個習慣,每踏入教室,到講台前,首先就是打開點名簿,先來個點名,順便認識同學們,班上有位同學跟他一樣,藝術氣息濃厚,有天就拿了一隻壁虎,放在點名簿內,那天蕭老師動作如常,打開點名簿一看,整個人從講台躍起又跳離講台,那姿勢優美又誇張,全班哄然大笑,當時如有手機,必被拍照錄影,驚嚇之餘,才發現那是塑膠壁虎,哈哈哈,蕭老師和學姐都忘情笑了起來,那隻壁虎呢,就被老師收到褲袋裡,學生苦苦哀求,哈哈,蕭老師只說「沒收」。

蕭老師也暢快的回憶起四月一日愚人節的笑話,有一年蕭老師走進教室,奇怪,學生怎麼都長得不一樣,是走錯教室嗎?他心上一驚,教室門口走進又走出,點名簿翻了又翻,原來學生為了捉弄他,集體換教室;被捉弄多次後,打造蕭老師處變不驚本領,有一年一樣四月一日,走進教室,學生桌上全都是國文課本,學生還大聲的說老師記錯了,這一節是國文課,他毫不考慮,不慌不忙的說「今天是四月一日,拿出英文課本吧!」。

訪談過程中,77級的學妹楊佳容跑進來,和兩位老師又笑又抱又拍照,佳容學妹高三時上過蕭老師英文課,蕭老師是他們班偶像,因為老師上課非常風趣,除了英文以外,還教唱法文民謠,用大學時代的趣事鼓勵學生努力唸書,學生們也一起到過他在台南女中的宿舍,他的書房令人大開眼界,到處都是書,滿滿的書....

蕭敏雄老師、高喜香老師和學生合影,左後陳雙喜、中後楊佳容、右後楊淑芬    

和蕭老師的高談闊論,幽默風趣不同,許多學生對高老師孺慕之心更濃,她是許多蒼白少女心中的媽媽,她的溫柔與包容,學生愛她都來不及,不會有學生忍心向她搗蛋;高老師記起來初到台南女中,沒有現代廚房,家事課的烹煮要先生火起爐,經常下了課老師和學生都灰頭土臉,有一張爐火燻過的臉龐,那時代沒有影印機,上課前要一一唸出食譜,學生的食譜都是手抄本,而這本食譜是學生洗手做羹湯的最初體驗,也是許多學生終身帶入家庭的「小聖經」。

高老師和學生間的故事,有更深層的情感交集,她天性包容,又特別喜歡關懷學生,學生行為稍有差池,她都要過問一下,因此起早起晚,常常家門一打開,就有學生站在門口大哭,高老師忙不迭抱入懷中;下課回到家,她要煮晚餐了,但是學生的傾訴還沒完結,就站在瓦斯爐邊,邊炒菜邊和學生說話。

有時候星期一早上要服裝儀容檢查,學生匆匆跑到家裡央求老師幫她剪頭髮,還有一次回到家裡,看到學生窩在孩子的嬰兒床上睡覺。高老師過於關心學生,接納學生,也讓家裡的孩子大為不滿,女兒每次都抱怨:「媽媽回家就是我們的,怎麼學生還老是來我們家。」可見當時日日有學生來傾訴,要求懷抱,高老師總是來者不拒,每個都迎入懷裡。

76級的學妹馮瑞鶯高二時,家中遭逢巨變,父母雙亡,堅強的小女生肩負起父母職責,帶著弟弟妹妹成長,高老師當時是家事課老師,主動介入關心,老師的家就像她家一樣,老師的關懷無微不至,還擴及弟妹,幫弟弟找課外輔導老師,也幫妹妹解決人生難題;兩位老師對她們姐弟來說早就超越師生關係,已經成了家人。後來馮家三姐弟結婚,主婚人都是蕭老師和高老師,每年大年初二回娘家,老師家就是姐妹的娘家;弟弟在國外發展,生了小孩,特地帶回國來探望兩位老師,讓孩子叫一聲阿公阿嬤。

兩位老師帶給學生們無限懷念,打開記憶之窗,蕭老師說他們整個青春都奉獻于南女,但也桃李滿天下,南女生涯也是他們一生最快樂的時光,他說南女的同學最有規矩,最有禮貌,個個有才氣,至今還有兩位學生,徐慶珠跟黃富美兩位學姐,一直都跟他保持聯絡,每年均寄賀年卡問候。

高老師口中仍唸著許多學生的名字,安宜靜、楊桑月、鄺綺華、蔡玉盆、閔秋英、陳嫦芬…,數十年情誼相繫,幾乎是遍及各地的女兒們,不管在天涯何方,她們都記掛著老師,老師也惦記著她們。

和兩位老師共度半天,蕭老師依舊健談,話題無所不包,高老師依舊溫婉貼心,送老師們回家,他們倆牽著手在門口揮別,眼淚幾乎要濡溼了,歷史永遠不會停息,我們見面離別也永遠上演著,只有在回憶中,才會記得老師們當日健步如飛,神采奕奕,也才記得我們自己也曾青春過,感謝老師在我們年輕歲月添上的那一抹色彩,讓我們人生回憶中充滿斑斕的顏色。

首圖:相愛恆相悅的蕭敏雄老師和高喜香老師(本文照片均由作者提供)

留言